有此一說

關於部落格
或許可以溝通觀念
  • 381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轉貼 第二次開羅會議(1943)與所謂的「開羅宣言」

第二次開羅會議(1943)與所謂的「開羅宣言」 http://blog.roodo.com/elysii/archives/14791421.html 第二次開羅會議(1943)與所謂的「開羅宣言」 美國總統羅斯福、土耳其總統 İsmet İnönü、英國首相邱吉爾,開羅,1943年12月5日。 By U.S. Army photograph. What we demand in this war, therefore, is nothing peculiar to ourselves. It is that the world be made fit and safe to live in; and particularly that it be made safe for every peace-loving nation which, like our own, wishes to live its own life, determine its own institutions, be assured of justice and fair dealing by the other peoples of the world, as against force and selfish aggression. Woodrow Wilson, 1918 在台灣接受過中學教育的人都知道在1943年11月22日至26日舉行的「開羅會議」。這其實只是長達半個月的一系列國際會議之首幕,後來還有「第二次開羅會議」。關於第二次開羅會議,教科書上沒寫,而且,歷史老師們恐怕大多連聽都沒聽過。 美國國務院將這段歷史的相關一手史料,彙整、加註而編成總共九百多頁的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diplomatic papers, The Conferences at Cairo and Tehran, 1943(以下簡寫為FRUS, Cairo and Tehran)。其中不僅有當時被列為最高機密的公文、紀錄,甚至包括蔣宋美齡寫給羅斯福總統的信件。只消大略翻閱這份資料,讀者即可發現,老蔣的戲份相當有限,就連他人在開羅的那幾天,許多會議也沒有任何中國人參加。簡言之,臺灣的歷史教科書上之相關敘述連「冰山一角」都談不上。 開羅與德黑蘭 整場大戲的第二幕,大家都知道,是德黑蘭會議(11月28日至12月1日),其主角乃羅斯福、邱吉爾、史達林,而蔣介石已沒戲可唱。這一幕才是決定歐亞非戰略佈局的重頭戲。蔣介石先前在開羅跟英美領袖談的議題主要侷限於中國戰場(例如美國對中國的援助,包括十億美元的借款)、東南亞戰事(英美要求中國軍隊出兵緬甸)與戰後拆解日本帝國的計畫;至於德國問題,完全沒老蔣插嘴的餘地(反正中國自顧不暇)。相反地,臺灣、香港、新加坡、乃至於法屬印度支那都在德黑蘭三巨頭會談中被提及。講白了,蔣介石在德黑蘭三巨頭的眼中只是個B咖,當時史達林更在跟邱吉爾與羅斯福討論時,批評中國因為領導無方,所以仗打得有夠爛。不過,老蔣沒啥好怨嘆的啦,既然,在史達林的心目中,戴高樂不過是個C咖---況且,連流亡中的希臘國王都能趁這機會在開羅跟羅斯福會面,而人在倫敦的戴高樂卻完全被排除於整場戲之外。 最後一幕,羅斯福與邱吉爾回到開羅,會晤應邀而來的土耳其總統 İsmet İnönü。會無好會,這場高峰會之主要目的在於促請當時仍保持中立的土耳其對德宣戰。在軍事戰略上,這項佈局除了方便盟軍自地中海切入巴爾幹半島以外,更可在發動諾曼地登陸之前分散德軍的兵力部署。會後,英美土三國聯合發佈新聞稿(communiqué)。以下是原文與筆者的逐段翻譯: MR. ROOSEVELT,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M. Ismet Inonu, President of the Turkish Republic, and Mr. Winston Churchill, Prime Minister of the United Kingdom, met in Cairo on December 4, 5, and 6, 1943. Mr. Anthony Eden, His Majesty's principal Secretary of State for Foreign Affairs, M. Numan Menemencioglu, Minister of Foreign Affairs of Turkey, and Mr. Harry Hopkins took part in their deliberations. 美利堅合眾國總統羅斯福先生、土耳其共和國總統Ismet Inonu先生、聯合王國首相邱吉爾於1943年12月4、5、6日於開羅會面。〔聯合王國〕國王陛下之外交大臣〔即外相〕 安東尼‧艾登先生、土耳其外交部長Numan Menemencioglu先生、 Harry Hopkins先生參與他們的會商。〔譯按:Harry Hopkins時為美國總統之特別助理〕 Participation in this conference of the head of the Turkish state, in response to the cordial invitation addressed to him by the United States, British, and Soviet Governments, bears striking testimony to the strength of the alliance which unites Great Britain and Turkey, and to the firm friendship existing between the Turkish people and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the Soviet Union. 土耳其國家元首應美、英、蘇政府之誠摯邀約而參與本會議,這令人印象深刻地見證了英土聯盟之堅貞,以及土耳其人民與美蘇兩國之緊密友誼。 Presidents Roosevelt and Inonu and Prime Minister Churchill reviewed the general political situation and examined at length the policy to be followed, taking into account the joint and several interests of the three countries. 羅斯福與Inonu兩位總統與邱吉爾首相綜論整體政治局勢、詳細檢視將來應遵循之政策方針,同時兼顧三國之共同與種種利益。 The study of all problems in a spirit of understanding and loyalty showed that the closest unity existed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Turkey, and Great Britain in their attitude to the world situation. 與會者以互諒的、忠誠的精神對各項問題加以研究,這顯示美國、土耳其、大不列顛三國在面對世界局勢時極為團結。 The conversations in Cairo have consequently been most useful and most fruitful for future relations between the four countries concerned. 是以,開羅會談對相關四國的未來關係而言,至為有益,且成果無比豐碩。 The identity of interests and of views of the great American and British democracies with those of the Soviet Union, as also the traditional relations of friendship existing between these powers and Turkey, have been reaffirmed throughout the proceedings of the Cairo Conference. 透過開羅會議的舉行,吾人再度確認了美英兩大民主國家與蘇聯的利益與觀點一致,也再度確認了此三大強權與土耳其之間的傳統友誼。 就這樣子?是的,就這樣子,一字不漏,除了外交辭令還是外交辭令。不過,這些話語都只是表面,真正的實際磋商與決策都藏在幕後,當時不可能公諸於世。早在土耳其總統出發前,英國駐土耳其大使在12月2日發了一份列為極機密、最速件的電報給英國駐埃及大使館。根據這份電報,土耳其總統當時表示,如果他在開羅的商談內容是以英、美在德黑蘭與史達林共同作的決定為預設基礎,他就拒絕出席。美國駐土耳其大使在同一天下午發給羅斯福總統的密電亦如是說。 土耳其對蘇聯深具戒心。邱吉爾看準這一點,以土耳其加入盟軍後便可以戰勝國之姿態跟蘇聯平起平坐為理由,來勸誘土國參戰。在連續三天的會談中,土耳其總統由於顧慮到德軍攻擊將帶來重大損失,而對參戰始終持保留態度。英美雖然答應提供防空武器等軍事援助,也轉達了史達林願意對保加利亞宣戰的承諾(如果保加利亞協助納粹攻擊土耳其的話),但深怕被放鴿子的土耳其仍堅持要等到與英方實際評估軍援計畫後才決定參戰與否。這些當然都不能被洩漏,否則德國可能會先發制人地空襲伊斯坦堡。 新聞稿與宣言 They brooded over their own Western Front communiqués — those announcements that went on endlessly. Edward Thompson, These Men thy Friends, 1927 我們在課本上讀到的「開羅宣言」之屬性其實也是新聞稿(communiqué),或曰新聞公報。(另請參閱拙作什麼是communiqué) 現在很容易在網路上找到的這份複製影像是美國國務院的存檔: From: Japan National Diet Library. 美國國務院的外交文件彙編FRUS, Cairo and Tehran第448-449頁則依據美國之開羅會議代表團的版本,此文件的標題是「Press Communiqué」(媒體新聞稿),其開頭為: From: FRUS, Cairo and Tehran, p. 448. 其標題形式很像第二次開羅會議的新聞稿(根據白宮檔案,前引書,頁831-832): From: FRUS, Cairo and Tehran, p. 831. 德黑蘭會議就不一樣了,英美蘇三國公諸於世的是個「宣言」(Declaration): From: FRUS, Cairo and Tehran, p. 640. 後來被稱為「德黑蘭宣言」(The Teheran Declaration)的這份「三強國宣言」使用第一人稱(we),而在開羅發佈的那兩份文件則是以第三人稱發言。「德黑蘭宣言」本來也是打算以新聞稿形式發佈,而到了第三次草稿,文件標題用的依然只是「Communiqué」,到了決定版才改為「Declaration」,而且在末了加上「Signed: Roosevelt, Churchill and Stalin.」(註)。凡此皆顯示,德黑蘭宣言與開羅那兩份文件的性質大不同。 1945年波茨坦宣言所謂的「Cairo Declaration」是事後冠上的標題。嚴格講起來,那是誤稱。而且,所謂的「開羅宣言」裡面的「all the territories Japan has stolen from the Chinese, such as Manchuria, Formosa, and The Pescadores」也有問題:「stolen」一字適用於滿州,但不符台灣與澎湖的情況,因為台、澎是清帝國在1895年以正式條約,白紙黑字「永遠讓與日本」,當然不算「竊取」。就此觀之,1943年12月1日自開羅發佈的那一份Communiqué跟12月6日於同地發佈的另一份都或多或少具有政治宣傳性質。 中國的國民黨與共產黨均以所謂的「開羅宣言」來宣稱臺灣歸屬中國。問題是: * 1. 該文件本來就不是「宣言」。 * 2. 就算是宣言,還是不具法律約束力。就效力而言,「宣言」甚至比商場上的某些「意向書」(letter of intent)還不如。 國際外交的「宣言」當然不是兒戲,但往往淪為逢場作戲。中國參與了《世界人權宣言》(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1948)的擬訂,也是該約的簽署國之一,然而,六十二年來,從蔣介石到毛澤東,直到今天的胡錦濤主政下,中國從未遵守過這份宣言。「宣言」若那麼好用,魏京生不會至今流亡海外,劉曉波也不會被關在黑牢裡。 密室外交,機關算盡 回過頭來看第二次開羅會議。儘管會後發佈的新聞稿有言「美國、土耳其、大不列顛三國在面對世界局勢時極為團結」,但密商獲致之初步計畫所預想的1944年2 月土耳其參戰拖延了整整一年,直至納粹已如風中殘燭的時候才實現(說難聽一點,就是來「割稻尾」的啦)。大戰結束後沒過多久,冷戰登場,土耳其旋即加入英美陣營,自此扼斷了蘇聯海軍從黑海進入地中海的通路---英美在催促土耳其參戰前,應已預想了這一著棋。1943年時所謂的「美英兩大民主國家與蘇聯的利益與觀點一致」、「三大強權與土耳其之間的傳統友誼」原本就只是門面話,四年後更成了歷史的諷刺。 從開羅到德黑蘭,各巨頭始終心懷鬼胎。第一次開羅會議的新聞稿並未在會後立即發佈,因為英美希望先給蘇聯頭子過目後再公諸於世。而邱吉爾更在11月30日當面詢問史達林是否讀了過該文件。次日,那一份新聞稿才公諸於世。 蔣介石在開羅主張讓朝鮮獨立時,盤算的是要像昔日的「天朝秩序」那樣,在朝鮮半島後面撐腰,作為滿州的屏障。史達林很阿莎力地同意朝鮮獨立,因為他已準備了金日成這顆棋子。根據羅斯福在1944年1月12日於白宮開會時的轉述,史達林認為朝鮮人民尚無能力自治,應該在戰後先託管四十年後再正式獨立。羅斯福同時也提到史達林希望將中國的大連港作為國際自由港,以便蘇聯在太平洋有個不凍港可用。中國大使魏道明是這場會議的出席者之一,所以中國方面已在雅爾達會議之前知悉史達林的部分盤算。 魏道明當時也聽到羅斯福轉述說,史達林主張琉球群島應歸屬中國,而聯合國應在戰後接管尚在日本控制下的所有島嶼,並在這些地方的戰略要點駐軍。羅斯福有類似的駐軍主張,但他希望的是建立美軍基地,地點甚至包括臺灣。在1943年底,美英蘇三國對戰後國際局勢的基本共識是以預防德、日發動復仇戰爭為首要考量,其它的佈局則只是一幅幅尚待磋商修整的草圖。蔣介石在開羅主張蒙古與圖瓦應歸屬中國,卻碰了個軟釘子。一年多以後,羅斯福在雅爾達答應了史達林的要求,讓蒙古獨立(亦即作為蘇聯附庸,而 圖瓦當然也繼續留在蘇聯),至此,重度依賴美援的老蔣只能心不甘情不願地「吞下去」。 不過,戰後的局勢變化遠非德黑蘭三巨頭所能逆料。就連戰時的許多軍事行動計畫其實也一改再改,甚至停留在紙上作業。中緬印戰區參謀長史迪威(Joseph Stilwell)將軍曾在第一次開羅會議期間針對中國在對日作戰應扮演的角色寫就一份備忘錄(1943年11月22日)。根據他的構想,盟軍將於 1947年入侵日本本土,而在此之前,須先完成的階段性目標包括在1945年5月奪回香港,然後以半年的時間於11月拿下上海,而在這半年之中,若有必要的話,同時攻擊台灣。讀者您必知道,此計畫從未付諸實施。 史迪威的政治顧問John Paton Davies同時也寫下一份備忘錄。他指出,中國方面對史迪威此項計畫持正面態度。中國不願意出兵緬甸與印度支那半島,而對自己的領土與(他們索討的)福爾摩沙較有興趣: From: FRUS, Cairo and Tehran, p. 372. Davies接著指出,中國軍隊兵員眾多,但相對而言缺乏訓練,而且腐敗遍佈軍中。他認為,若無美國指導,中國軍方不可能單獨執行史迪威的攻擊計畫。兩年後,拜兩顆原子彈所賜,中國官兵兵不血刃地登陸台灣,而島民很快地見識到Davies眼中的中國軍隊腐敗。 大戰結束後,德、日雖如德黑蘭三巨頭所願,不再有能力發動侵略戰爭,但是,旋即登場的美蘇對抗一再地衝撞早先談判桌上設定的沙盤。接踵而來的國民黨政權迅速垮台與韓戰爆發徹底改變了英美勾勒的遠東地圖。雖然美軍的確如羅斯福所希望的那樣進駐台灣,但其戰略目標並非在於防堵日本南進,而是要阻擋中共直入太平洋。鑑於紅色勢力在東亞的擴張,美國改變了心意,決定讓舊金山合約只規定日本放棄台、澎,而不言明台、澎到底屬於誰的: Japan renounces all right, title and claim to Formosa and the Pescadores. (Article 2b) 形塑戰後世界政治地理的主要力量除了冷戰之外,就是殖民地獨立浪潮。此浪潮的力度與廣度遠超過德黑蘭三巨頭的想像。邱吉爾當時曾表示,英國絕不放棄新加坡;但新加坡跟馬來(西)亞一樣都在戰後從自治走向獨立。從德黑蘭會議到新加坡完全脫離英國,只有二十年。整體而言,日不落帝國打從1947年開始,就已走上了解體的不歸路。 看到大英帝國的沒落,只剩幾年可活的史達林想必樂不可支。但是,史達林至死也沒能料到,大戰結束後不到半世紀,蘇聯帝國就宣告解體。這位大獨裁者趁歐陸戰火打劫而來的波羅的海三小國終究還是在1990年重新取得獨立地位。老蔣企圖在開羅透過老美向史達林索討蒙古卻徒勞無功。如今,脫離莫斯科遙控的蒙古共和國已邁入自由之家評鑑中的「自由國家」之列,而中、俄還蹲在「不自由國家」群組。 且將時間拉回第一次世界大戰末期。美國總統威爾遜在1918年1月8日對國會演說,揭櫫著名的「十四點原則」。當時他已主張揚棄秘密外交: It will be our wish and purpose that the processes of peace, when they are begun, shall be absolutely open and that they shall involve and permit henceforth no secret understandings of any kind. 美英蘇三巨頭的秘密外交雖然相當程度地支配了戰後的國際政治秩序,但我們若放寬歷史視野、以世紀為時間尺度來觀察,即會看見:強權國家領袖的密室外交與私相授受終究不敵自由、民主、自決、透明這些現代政治觀念普及下的人類社會進化。 延伸閱讀 *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diplomatic papers, The Conferences at Cairo and Tehran, 1943. * 彭明敏、黃昭堂,《台灣在國際法上的地位》,蔡秋雄譯自日文《台灣の法的地位》(東京,東京大學出版會,1976),台北,玉山社,1995。 * 南嘉生,國際海陸權鬥爭下的台灣 * 雲程,《放眼國際:領土地位變遷與台灣》Territorial Status and Fomosa: A Global Perspective * 雲程,台灣地位未定:老K早知道 * 無諍金剛,中世紀的開羅宣言 * 慕容理深,什麼是communiqu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