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或許可以溝通觀念
  • 3890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一次,香港有了民主選舉的雛型..........

中國時報 2007.03.28  距離理想還很遠,但這一步已踏出去了 中時社論 沒有人期待這次香港行政長官選舉會有什麼意外,而它也確實沒有,北京支持的現任行政長官曾蔭權,一如預期地在廿五日順利當選。但就民主發展來說,這次卻向前邁出了重要的起步。 和其他民主國家相較,無論是香港的行政長官還是立法會議員選舉,都是一種鳥籠式民主,制度設計讓工商界等職業團體代表占有壓倒性優勢,透過這些當政者容易掌控的投票部隊,稀釋掉直接民意的決策比重,使香港民眾沒辦法真正當家作主。行政長官由八百人選舉委員會選出,絕大部分都非常識時務地效忠北京,這樣的制度,不但確保北京欽定的人選安全出線,也藉由阻斷人民自行選擇行政首長,來彰顯北京對香港的絕對統治權威。 在這種不公平的遊戲規則下,即使有人自行參選,也很難對抗「投票部隊」。其實反對派推出梁家傑參選,目的也不是為了獲勝,而在於藉競選的過程達成一點實質的改革,並進行民主教育與群眾動員。 香港從來沒有民主經驗,對民主人權、權力制衡、政黨政治、議會角色等基本概念懵懵懂懂。以前是英國的殖民地,港督都是英國派來的。回歸中國之後,換成聽命祖國也被視為理所當然。但偏偏首任特首董建華表現太差,又碰上嚴重的經濟衰退,弄得天怒人怨,香港人一肚子怨氣全歸到他頭上,再遷怒到特首和立法會不能由人民普選。因為香港基本法裡明定逐步實現普選,加上全球民主化浪潮及台灣民主進展的示範,香港民眾覺得行政長官及立法會議員雙普選是自己應有的權利,對北京一再拖延日益反彈,這些年來,已經有多次大規模遊行表達出港人一致的心聲。 其實香港人並不想鬧革命,何況經濟飛躍的中國大陸可以提供極強的誘因。但香港雖然從來不民主,在英國殖民下,法治觀念卻根深蒂固,因為公正中立、統治者及被統治者都必須遵守的法律,是香港人面對殖民者時唯一的保護。既然基本法中有普選的存在,香港人便認為是自己合法的權利,而香港人對自己的合法權利是不會輕易讓步的,只是會選擇代價最低的務實方法。 法治觀念薄弱的中共,一直低估了香港人捍衛「法定權利」的意志,也沒想到民主派能取得參選的資格。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香港有了民主選舉的雛型,創下許多歷史首例。例如首次有敵對的候選人相互競爭,首次出現候選人電視辯論會,首次有熱鬧的競選拉票活動和造勢大會;當然,還有不少民主派的抗議示範及鬧場事件。儘管從選舉制度、活動規範到辯論會進行方式,都和民主國家有些差距,但卻是港人前所未有的經驗。這樣的雛形現在是創舉,下次就會成為必然,而且香港民眾將不會容許倒退。有了一個民主選舉的形式,將來只要把實質內容填補上去,民主發展就會逐步往前走了。 深受「殖民文化」與「難民心態」影響的香港人,數百年來深諳明哲保身之道,本來是沒那根反骨的,許多人也不相信現實勢利的香港人真有膽子追求民主。但其實,香港人一直被誤解、也被低估。沒有民主經驗,不表示不想尋找香港的主體定位;民主概念淺薄,不表示不懂得捍衛權利;理性務實,不表示不想為自己的存在與尊嚴找到意義。在所有的現實自私、見風轉舵與趨炎附勢之下,人性終究有些共通的渴望,例如希望自己作為一個人的尊嚴受到尊重,或要求分享決策權以保障自己的政經權利。 問題在於,對中共來說,香港普選是和整個大陸政治開放連動考量的。現在中國大陸才剛開放基層選舉,香港普選進度如果太超前,會對內地產生示範影響,萬一一發不可收拾,中共政權將遭遇極大挑戰。集權統治是中共的重要本質,分享權力從來不是它的習慣。儘管時代潮流及內外環境都已發生巨變,中共也知道統治方式必須有所調整,不可能永遠獨裁天下,但希望至少一切依照自己設定的進度,朝向能保護自己利益的方向發展,絕對不希望出現失控甚至混亂的局面。這也是為什麼,即使知道香港人造反的機率很低,中共還是不放心把選擇特首的權力交出去。 但民主這扇門,開了之後就很難再關上。即使是如此限制重重的選舉,對香港人來說,這次的競選與動員,也還是一次難得的學習經驗。香港人才剛開始學習爭取民主,但深厚的法治觀念,加上溫和理性、願意妥協的態度,或許可以在台灣之外,發展出另一種不同的民主化模式,而且對中國大陸的政治發展來說,同樣具有重要的價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