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此一說
關於部落格
或許可以溝通觀念
  • 38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解放拉丁美洲人民的社會革命-----格瓦拉未竟之夢

中國時報 2007.03.30  格瓦拉未竟之夢 張鐵志 半世紀前,青年切格瓦拉騎著他的破爛摩托車遊歷拉丁美洲的廣遼大地,他看見了土地上的貧窮與弱勢人民的苦難,啟發了他獻身於解放拉丁美洲人民的社會革命。 然後他投入了古巴革命,建立了一個更社會公平(雖然政治威權)的古巴,然而這場偉大的社會改造並沒有擴大到其他拉美地區--縱使不少拉美國家如智利、巴西、墨西哥在戰後具有不錯的經濟成長,但他們的發展是伴隨著日益擴大的貧富不均。 如今的拉丁美洲有著全世界最嚴重的社會不平等,雖然他們的經濟發展程度是東亞之外發展中國家最高的:這是經濟低度發展的非洲之外,另一個這個時代的深沈悲哀。因此在過去幾年,拉丁美洲的左翼政黨接連贏得選舉,取得執政權。 就在兩周前,美國佬布希也進行了一場拉丁美洲之旅。在五國訪問的旅程中,他高談社會正義,並提出要增加對拉丁美洲的發展援助。這當然是為了要抗衡委內瑞拉強人查維茲在拉丁美洲逐漸擴大的反美勢力,以及彌補過去幾年美國政府對拉美的忽視。但不論是政治修辭或實質援助,美國顯然都無法改變拉丁美洲的政治與社會現實以及人民對美國的反感,因為美國始終無法認識到拉丁美洲真正的核心問題。 這個地區的嚴重不平等具有長久的歷史:這一方面是因為當初殖民者統治沒有建立長治久安的制度,另一方面也和戰後經濟發展策略以及長期處於被西方剝削的依賴關係有關。但更重要的是,過去二十年,拉丁美洲人民成為一場人類意識形態實驗的白老鼠--他們是國際經濟組織推動新自由主義經濟改革的巨大實驗室。這些政策包括貿易和資本市場的自由化、基礎設施(如水和電力)和國有企業私有化、社會安全私有化、市場快速開放、和工資凍結等等。 但這個實驗室終究被這場可怕的實驗給焚燒的焦黑:拉美在八○年代的經濟成長是停滯的,不平等也急速惡化。貧窮人口擴大、失業率高漲、非正式經濟部門在許多國家擴大到四成左右,以至於目前有百分之四十的民眾處於貧窮狀態,有五千萬人每天生活不到一美元;更悲慘的是為數三千萬左右的原住民。許多貧窮的社區甚至得不到許多最基本的公共設施服務。這其中,比較小幅實施新自由主義的國家如哥斯大黎加和烏拉圭,社會不平等的程度比較輕微,而大幅實施改革的智利則有更嚴重的不平等。 更進一步來看,社會不平等的政治後果是普遍的政治侍從主義、政商勾結,以及政治上弱勢族群被排除於政治參與外。拉丁美洲的新興民主因而受到惡性侵蝕。 這是拉美政治在世紀之交向左轉的最主要因素。這些國家有的是中間偏左,有的高喊二十一世紀社會主義;例如巴西和智利採取所謂正統的總體經濟政策、更願意與美國合作,委內瑞拉和玻利維亞則徹底反美(但委內瑞拉和美國貿易往來依然密切)、強調國有化等,但他們的共通點是都強調反貧窮政策,以及對下層人民在教育、房屋、健保的公共投資。 扭轉拉丁美洲幾世紀來被壓迫人民的命運是格瓦拉的未竟之夢,雖然進入二十一世紀這個夢想仍很遙遠,但是人們正在嘗試走出新的發展道路。沒有人知道最終的解放之路為何--因為不論是共產主義或新自由主義的宏大藍圖都是不可行的,但我們知道的是,如果美國永遠把格瓦拉的夢當作痴人說夢,那麼他們只能和南半球的人民越漂流越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