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此一說
關於部落格
或許可以溝通觀念
  • 38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為什麼要讀經濟史?

為什麼要讀經濟史? (上) ‧歷史月刊 2007/02/12 要辯護經濟史是否有用,基本的道理其實很簡單。如果有效的經濟學理,是根據事實來提煉出有用的概念,那麼現代的經濟學理視野,必然會受到觀察樣本的限制。 【文/賴建誠(作者為國立清華大學經濟學系教授)】 如果你想當個好經濟學家,做些有貢獻的事,讀經濟史有幫助嗎?我的學識和聲望恐怕不足以說服你,我先介紹Donald McCloskey的基本論點。他從哈佛取得博士學位後,到芝加哥大學擔任經濟史教授,寫了許多文章與專書,擔任過經濟史學會的會長。更特殊的是,他經歷過痛苦的易裝癖與變性手術,把Donald改為女性的Deidre,詳見他的自傳Crossing(1999年芝加哥大學出版)。他∕她的著作還包括性別研究與修辭學,詳見她的個人網頁。 歷史對經濟學有用嗎? 我要推介他那篇1976的名作〈歷史對經濟學有用嗎?〉(Does the Past Have Useful Economics? 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 14(2):434~61)。McCloskey認為歷史對經濟學可以提供5項功能:(1)更多的經濟事實,(2)更好的經濟事實,(3)較好的經濟理論,(4)較好的經濟政策,(5)較好的經濟學家。這篇經濟史學界必讀的文章,30年之後仍然有它的可讀性,請欣賞他的文筆與博學,以及文章後面所附的138項書目。歷史對經濟有用嗎?McCloskey的答案是「當然」。以古人來說,史密斯、馬克斯、馬歇爾、凱恩斯、熊彼德的著作裡,都有明顯的歷史面向,這些不朽人物的著作,轉而在歷史留下重要的軌跡。 以下是我對這個題目的看法與見解,先舉9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為例,他們都做過與歷史相關的研究。(1) Paul Samuelson晚期有不少分析經濟史與思想史的重要文章。(2) John Hicks寫過一本A Theory of Economic History (1969)。(3)海耶克(Friedrich von Hayek)的著作裡,有濃厚的歷史思維。(4)Milton Friedman寫過《美國貨幣史,1867~1960》(1963)。(5)George Stigler是經濟思想史學界的大老,他是Mark Blaug在哥倫比亞大學寫理嘉圖(David Ricardo, 1772~1823)方法論博士論文(1955)的指導老師。(6)芝加哥大學的Robert Lucas Jr.,大學的主修是歷史學。(7)Arthur Lewis在1979年以經濟發展學獲獎,也寫過幾本經濟史的著作。(8)Simon Kuznets (1971)與 Theodore Schultz (1979)這兩位得主,在著作中也常運用歷史證據。 二次大戰後,各國的經濟學教育深受美國體系影響,尤其是開發中國家的留學生,在美國攻讀博士學位期間若沒讀過經濟史,回國後自然不會看重這個學門。日本經濟學界從戰前起,就深受歐洲(尤其是德國)的影響,經濟史與思想史至今都還是必修課,為什麼戰前也深受歐洲影響的美國,戰後會把經濟史改為選修或甚至廢止呢?第一,美國學界的實用主義傾向濃厚,高等教育的學費高昂,學生自然傾向選擇可以立即運用的知識,因而普遍認為經濟史沒有用。第二,1950年代之後的經濟學愈來愈自然科學化,數學與統計大量引入後,吸引許多理工科的人材投入,以文史取向的經濟史就被輕視了。第三,開發中國家的學生湧入美國,重點放在學習最新的技術,老掉牙的經濟史無人問津。第四,經濟史學界在1960年代之前不夠爭氣,由老式的制度學派掌控,他們的視野、論點、教材、著作都缺乏競爭力。 1950年代末期,計量經濟史學開始發展,經過30多年的努力,在1993年Robert Fogel與Douglass North以經濟史的研究得到諾貝爾獎,這個學門才逐漸得到基本的尊嚴。現在哈佛、耶魯、MIT、芝加哥、史丹佛、柏克萊都有經濟史名師,這個學門總算有點門面了。其中最關鍵的原因,就是他們走對了計量史學之路:把經濟理論、統計方法、數學模型用來探討歷史的經濟面向,自稱為Cliometrics(Clio是希臘的歷史女神,metrics是計量衡量學的意思)或Historical Economics。這和傳統上使用敘述手法、簡單圖形與表格說明的經濟史研究迥異,對一般的經濟學者而言,雙方也比較有共同的語言與溝通的平台。 那麼,簡要地說,歷史對經濟學有什麼用呢?計量史學者一直努力要說服經濟史同行:把統計方法、經濟理論、數學模型引入經濟史,會有意想不到的好處,這項努力大概成功了。現在計量史學者應該反過來,要努力說服經濟學界:把歷史研究引入經濟學的分析中,會有哪些意想不到的好處。 經濟史不能輕忽 要辯護經濟史是否有用,基本的道理其實很簡單。如果有效的經濟學理,是根據事實來提煉出有用的概念,那麼現代的經濟學理視野,必然會受到觀察樣本的限制。歷史的重要功能,就是開闊認知的可能性。歷史能提供許多過去的精采現象,是眼前所不易觀察到或想像到的。就像研究古生物,能幫助生物學家對演化過程的了解;就像研究古代地質學,能幫助理解地球的長期發展特性;就像研究冰凍層,能幫助理解地球暖化的問題。人類過去的經濟活動中,必然有許多精采的失業問題、景氣循環問題、物價膨脹∕緊縮、貨幣供需失調現象,是現代無法觀察到,也不是現代理論所能充分解釋的。 歷史可以補助目前觀察樣本的不足,也能提醒現代的經濟學家,當今的理論仍有許多無法充分解釋的現象。不要忘記:經濟學的本質和天文學類似,都是在大量的觀察之後才提出理論模型。經濟史學者透過集體的努力,彙編了更豐富的史料與文獻,我們現在擁有比過去更多的統計數字,有更多元的歷史觀點與分析工具,能肯定地說:我們比所研究的對象,更了解他們的時代。 舉個具體的例子,如果你想建構一套具有普遍解釋力的失業模型,你不需要掌握馬克思時期的失業問題嗎?你不需要對照1930年代大恐慌時期失業問題的特質嗎?如果你要建構浮動匯率的一般理論,你不需要了解中國在1935年之前的銀本位制嗎?如果你要掌握惡性通貨膨脹的特質,二十世紀上半葉的德國經驗沒必要去了解嗎?歷史是社會的實驗室,產生過許多讓人嘆為觀止的經濟事件,過去的事情不全然是垃圾。 我兒子讀小學時,問我在經濟系教什麼課?我說:經濟史。他的反應很正常:這不是沒有用的東西嗎?別人都在研究股票和房地產,你為什麼做這種奇怪的事,難怪我們家這麼窮,住這麼舊的房子,也沒有好汽車開,讓我沒面子和父母在科學園區工作的同學相比。我說:那只怪你投胎之前沒觀察清楚。接著我問他:你看過《鐵達尼號》電影,覺得好不好看?他說很好看。我說:每個時代都會有精采的事,不一定會在其他時代重覆發生。電影公司找到《鐵達尼號》這個好歷史題材,引起全世界觀眾的熱情,不也是大賺一筆嗎?會比研究股票差嗎?我就是靠研究經濟史吃飯的,你身上的每件東西、每項玩具、每頓飯都是歷史提供的。 我只能用這種粗暴的手法,讓自己的小孩噤聲,他未必心服口服。過去的事不就過去了嗎?未必。我到了55歲,才更明白孩童與青春時期的成長經驗,到現在還在操控我的想法與行為。猶太人會忘記歷史嗎?當然不會。如果你想當個好經濟學家,怎麼有權利輕視經濟史呢?你會說:我當然有權利,因為我根本就沒興趣。那就說不下去了。 經濟史與經濟理論相輔相成 現在換個話題:經濟理論會影響(經濟)歷史的研究嗎?答案是肯定的,例子很多。例如理嘉圖主張自由貿易,認為可以讓各國的資源交流,使各國的工資與物價水準逐漸拉平。用現在流行的話來說,這就是全球化的過程。經濟史學者從1980年代中期起,有不少人投入這個題材,現在已有明確證據顯示,理嘉圖的理論是對的。Friedman與Schwartz 的《美國貨幣史》(1963),也是用來支持貨幣數量學說的重要研究。 反過來問:經濟史的研究會影響或修正經濟理論嗎?答案也是肯定的,舉一個顯例:1950年代起,經濟發展與經濟成長理論迅速興起,如果沒有經濟史的研究作為根據,成長理論學者怎能掌握英國經濟的長期變動特質,並據以提出成長模型?如果對俄羅斯與日本的經濟發展沒做好充分的歷史理解,怎能憑空臆造出農業國家的經濟發展機制與雙元成長模型?若有機會,你可以問那些在第一線工作的理論家,尤其是研究經濟成長的學者,例如Paul Romer或Robert Barro,問歷史知識對他們有什麼用處。你大概也願意相信,愛因斯坦對哥白尼、伽利略、牛頓的貢獻應該都很熟悉吧! 【本文摘自歷史月刊229期】 為什麼要讀經濟史? (下) ‧歷史月刊 2007/02/12 其實歷史知識對科學發展的重要性,在歐洲一直沒有人懷疑過,1950年代起,美國執世界科學牛耳之後,由於她的實用主義傾向,加上第三世界留學生的急切心態,才把歷史的重要性壓縮到另一個極端。 【文/賴建誠(作者為國立清華大學經濟學系教授)】 其實歷史知識對科學發展的重要性,在歐洲一直沒有人懷疑過,1950年代起,美國執世界科學牛耳之後,由於她的實用主義傾向,加上第三世界留學生的急切心態,才把歷史的重要性壓縮到另一個極端。現在的經濟學已經過度數學化和邏輯化,在電腦模型建構出來的理論,未必有實際的解釋意義。倒不如在人類的共同遺產裡,找尋廉價實惠的史實,來作為分析的對象,這對經濟理論的推展,反而是最可靠的投入要素。 若從亞當史密斯算起,經濟理論的發展至今還不到250年,其中有較重要發展的時期,是1900年之後的事。人類的文明史若以5000年來算,各大洲、各地區、各國所發生過的有趣經濟事件不知凡幾,現代經濟學家所能掌握的理論工具,還遠不足以解釋這麼複雜的現象。E. Ray Canterbery說:“Mathematics brings rigor to economics but history prevents it from succumbing to rigor mortis.”(數學把嚴謹帶入經濟學,但歷史讓經濟學免於被數學的僵硬壓垮)。 為什麼要在電腦裡,一味追求符合數學的特性,以人為的方式建構純邏輯的理論,而不顧慮這樣的模型是否有解釋真實世界的能力?為什麼不問問我們的祖先,看他們發生過哪些難題與趣事,看看現今的理論能否幫他們解決問題;以及,更重要的,能否從祖先的血淚經驗,來改善現今理論的不足,擴展思考的視野。這種觀點在冰島詩人Einor Benediktsson的作品中,表達得很貼切(引自McCloskey 1976:453): To the past you must look, If originality you wish to build; Without the teaching of the past, You see not what is new. 經濟史為何得不到應有的重視 如果經濟史真的那麼重要,為什麼沒有多少人願意投入?第一,很多人認為這個行業看不到前景,就業困難。以美國為例,各大學和研究機構對經濟史的人材需求不高,但1990年代之後就不同了。Journal of Economic History每年都會公布當年的最佳博士論文獎,刊出論文摘要與評審報告,以及這些生力軍目前的職位。經濟史是個沒前途、無就業機會的行業,這種觀點在1993年Fogel與North得到諾貝爾獎之後就改觀了。 第二,經濟史的研究不夠科學化,顯現不出經濟學在模型與計量方法上的驚人分析效果。其實經濟史是一門應用經濟學,Cliometrics(計量史學)的主要訴求,就是把經濟理論與統計方法運用在歷史題材上。如果你稍微翻閱Explorations in Economic History季刊內的文章,大量運用計量方法的程度,恐怕會超出你的想像。 第三,研究經濟史太麻煩,要到處找零碎的史料、殘缺的統計數字,弄得滿身大汗吃力不討好。此外,理論模型所要求的變數,很不容易找到對應的資料;更討厭的是要花很多時間,去了解研究主題的時代與社會背景,要做很多投入還不一定能得到預期的結果,投資報酬率太低。 第四,如果我的數學能力好,統計觀念強,在機會成本的考量下,我當然選擇在電腦前、桌子上、飛機上、咖啡館裡、汽車內就能完成的模型推演,既省事又優雅科學,何必把全身弄髒,去做缺乏科學美感的經濟史?再說,如果我在兩方面有相同能力,寫一篇經濟史的精力,早就寫出好幾篇純邏輯推演的文章了。 第五,缺乏滾雪球效應。如果我經過一家餐廳,只見小貓兩三隻,通常會選擇另一家排長龍的。原因很簡單:經過這麼多人的檢驗,是香花還是毒草早就清楚了,除非我品味特殊,怎麼會在冷門領域裡浪費時間與精力呢?但我也常提醒自己:人多的地方不要去,如果不比別人強,那就跟別人不一樣;太多人淘挖過的金礦,就不必去湊熱鬧了。Fogel和North在1950~60年代讀博士班時,勇敢選擇超冷門的經濟史,才有機會在1993年得到超額的報酬。 如果你的歷史感受力不錯,能寫簡單的數學模型,會操作初級的統計軟體,肯流汗挖掘歷史材料,那就可以考慮選擇這個行業,應該會比在主流領域容易存活。如果你建構數學模型的能力比喝開水還容易,也能在主流經濟學門裡出頭,那為什麼不考慮把經濟史當作第二專業,享受重新詮釋歷史的快感,說不還會有「無心插柳柳成蔭」的驚奇呢?前面提過的幾位大師級人物,也走過這條路線,營造出古今貫通的添翼效果。 延伸閱讀 1.網站 最重要的經濟史網站(http://eh.net/)於1994年設立,是由(1)美國經濟史學會(Economic History Association,1940年設立);(2)商業史研討會(Business History Conference,1954年設立);(3)計量經濟史學會(Cliometric Society,1983年成立);(4)英國經濟史學會(Economic History Society,1926年設立);(5)經濟學史學會(或稱為經濟思想史學會History of Economics Society,1974年成立)共同支持的網站。單就經濟史的領域來說,這個網站提供非常豐富的資訊,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多加利用。 2.專業期刊 http://eh.net/網站內,在Related Websites裡,列有27種英文的經濟史期刊,可連結到出版社的網頁上。其實非英語國家有不少經濟史的專業刊物,例如日本的《社會經濟史學》(1年6期,1931年創刊),法、西、德諸國也都有期刊,但未列在這個網頁上。就經濟學界而言,除了專業的經濟史期刊外,有些很重要的共同期刊,例如American Economic Review、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每年都會刊出幾篇經濟史的好文章。Oxford Economic Papers 在1987~88和2007~08有過兩次「經濟史專輯」。 在專業刊物中,我最常看的有下列4種:Journal of Economic History(1940年創刊,每年4期,是這個行業最重要的刊物,我付了一筆會費成為終身會員)、Explorations in Economic History(1963年創刊,著重運用計量方法在歷史資料上,是計量史學的代表性刊物,季刊)、Economic History Review(英國經濟史學會的刊物,題材與分析手法較傳統,排斥計量史學的手法,1926年創立,季刊)、European Economic History Review(1996年創刊,每年3期,是歐洲歷史經濟學會European Historical Economics Society的官方刊物)。 除了上述的英國、美國、歐洲這3個經濟史學會,還有一個計量經濟史學會(Cliometric Society,1983年成立,Clio是希臘的歷史女神,metric是計量的意思)。這個學會在2007年創辦一個新刊物Cliometrica: Journal of Historical Economics and Econometric History,由德國的著名出版社Springer-Verlag發行,法國計量經濟史學會(Association Française de Cliométrie)主持,其下有國際編輯委員群,這是最新的經濟史刊物。與經濟史相關的專業英文刊物實在不少,再加上非英語的期刊,數量恐怕會讓人驚奇。 3.資料庫與參考文獻 最重要的線上資料庫是EconLit,這是經濟學界最熟悉的論文查索方式。它的資料來自美國經濟學會之下的刊物之一: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JEL,1969年由Journal of Economic Abstract 改為現名,季刊)。各國的經濟學專業期刊,若要在JEL刊載各期內容索引,須先經過審查是否如期出刊、論文是否合乎學術標準。通過審查後,要呈交每期論文的題目、作者姓名、服務機構、摘要、關鍵詞、題目分類編號。這是非常豐富的資料庫,可依作者、關鍵詞、刊物名稱、題材分類做全文搜尋。如果你對巫婆問題有興趣,鍵入Witchcraft就會有不少發現。EconLit資料庫現在臺灣已很普遍,簡易好用,1969年起的論文都可查索到,資料庫每年更新4次。 經濟史是個老行業,1969年之前的論文也能查詢嗎?有3本書目可查索:(1) Donald McCloskey and George Hersh, Jr.(1990)eds.: A Bibliography of Historical Economics to 1980,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505 pages, 4,300 items。(2) Derek Aldcroft and Richard Rodger(1992) eds: Bibliography of European Economic and Social History, 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2nd edition), 304 pages, over 6,000 entries. copy。(3) Charles Wilson and Geoffrey Parker(1977) eds.: An Introduction to the Sources of European Economic History 1500~1800,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250 pages。 有沒有經濟史百科全書呢?2003年6月牛津大學出版The Oxford Encyclopedia of Economic History(5冊),主編者是美國西北大學經濟史名教授Joel Mokyr,共2,806頁,訂價695美元,由800位專家寫了900個條目。書評說編得很好,只是太過著重「西方」,太過歐洲中心,但這也是難免的事。索引做得很好,查索便利。 若我對某個題材有興趣,除了這套百科全書,我會用電腦找尋3項資源,依序是:(1)Google,(2)EconLit資料庫,(3)Eh.Net內的Encyclopedia。經濟史是個豐富有趣的學門,同好們,深入挖掘吧! 【本文摘自歷史月刊229期】 為什麼要讀經濟史? (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