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此一說
關於部落格
或許可以溝通觀念
  • 38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愛因斯坦的腦子

愛因斯坦的腦子 愛因斯坦居然想得出「運動速度越快,時間流逝越慢」之類的詭論,他的腦子究竟有什麼特異之處? 撰文╱王道還 直到1985年,第一篇愛因斯坦大腦的研究報告才問世,由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神經科學家戴蒙(Marian Diamond)教授領銜。她的團隊檢驗了四塊愛因斯坦大腦的皮質,分別代表左右前額葉上段與頂葉下段,以另外11人做對照組。 他們發現,愛因斯坦的左頂葉,神經元與神經膠細胞的比例小於常人。神經膠細胞是神經元的支援細胞。根據過去的研究,哺乳類神經元與神經膠細胞比例,從小鼠到人有逐步降低的趨勢,有些學者因而推測,神經元執行的功能越複雜,越需要神經膠細胞的支援。也就是說,在哺乳類中,神經元與神經膠細胞比例可當做反映智力的量表。 此外,從神經解剖學來說,頂葉下段皮質是聽覺、視覺、觸覺資訊匯聚之處,我們又有神經心理學病例,顯示頂葉下段受傷後,病人就無法進行複雜的思考,閱讀、寫字、計算能力都受損。 作者再從愛因斯坦的夫子自道,推論他的思考模式基本上反映了頂葉下段皮質的功能,因此愛因斯坦的革命性成就,與這個組織學發現有因果關聯了。 第二篇研究論文發表於1996年,作者是阿拉巴馬大學柏名頓分校神經學助理教授安德森(Britt Anderson)。他發現,愛因斯坦的右前額葉皮質(運動區)比對照組薄,可是皮質中的神經元數量與對照組無異。換言之,愛因斯坦的大腦皮質中,神經元密度較高。 這個發現有什麼意義?安德森醫師推論,這表示愛因斯坦大腦皮質神經元有較佳的傳訊效率,因而可以解釋愛因斯坦的超卓天才。 現在安德森正在布朗大學念神經科學博士班。 最幸運的研究者是加拿大漢密爾頓麥克馬斯特大學的維特森博士(Sandra Witelson)。雖然哈維只給了她19塊愛因斯坦的大腦,可是哈維在切開大腦之前拍攝的照片與記錄,也借給了她。因此她得以研究愛因斯坦大腦的整體形態。 維特森指出,愛因斯坦大腦的頂葉異常發達,在形態上也有特異之處,例如側腦裂並不明顯,特別是左半球。因此頂葉下段皮質中的神經元易於相互聯繫,  我們的視覺–空間認知、數學思考、運動知覺,極端依賴大腦頂葉下段皮質,愛因斯坦在這些認知域中表現的超卓智力,……也許與他頂葉下段不尋常的形態有關。 1999年,這篇論文在知名的國際學術期刊《柳葉刀》(Lancet)發表,維特森一夕成名,成為各大媒體競相報導的對象。不久,她的演講費就上升到3500美元一場。一位漢密爾頓名流捐款100萬美元給她做研究,校方籌集了相對基金(100萬美元)設立一個神經科學講座教授職位,由維特森擔任。 我們從這三篇論文究竟學到了什麼?齊默曼曾做過這樣的評論:飛毛腿死了之後,解剖他的腿,可以找到他 成為飛毛腿的秘密嗎?神經醫師雷波爾(Frederick E. Lepore)說得好:  我們對愛因斯坦的大腦著迷,透露的是我們對大腦的假設,以及對天才的景仰。 【本文轉載自科學人2004年10月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