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此一說
關於部落格
或許可以溝通觀念
  • 38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北洋三傑龍、虎、狗---王士珍、段祺瑞、馮國璋

在北洋狗與北洋虎之間 21世紀經濟報道  2007-03-26 16:15:07   張鳴專欄      馮國璋1918年退隱,次年就因為這些老爺兵的欠餉問題,在京津兩地奔走,染了風寒,一病不起,終年60歲,成為北洋三傑中,壽命最短的一個。      北洋三傑龍、虎、狗---王士珍、段祺瑞、馮國璋。說王士珍是龍,其實是說他老人家神龍見首不見尾,或者說藏頭露尾,在北洋時期“城頭變幻大王旗”的政壇上,總是送往迎來,幹著維持會的差事,凡事沒主張,也不摻和。龍置身事外,虎與狗之間,卻斷不了有點麻煩,人們所謂北洋直系和皖系之間的爭鬥,前期就是指馮國璋和段祺瑞的明爭暗鬥。隻不過,狗與虎之間,由於實力過於懸殊,真鬥是鬥不起來的。   馮國璋被稱為北洋三傑之狗,不是說他沒本事。在北洋這些識字不多的軍頭之中,要論文,他是秀才,而且是從軍之後,在北洋武備學堂時考的秀才。清末新政,武官資格考試,段祺瑞幾次考不過,需要主公袁世凱疏通關節,而馮國璋不用。北洋軍號稱勁旅,但在辛亥革命前,真刀實槍地作戰,卻還沒有過(此前隻打過零散的義和團)。武昌起義一聲砲響,實戰的機會來了,南下作戰的第二軍軍統段祺瑞卻藉故不去,讓馮國璋帶隊出征,在主公袁世凱出山收拾殘局之後,馮國璋率軍發狠,接連攻下漢口漢陽,讓革命首義的武漢三鎮,剩下了一鎮,為日後袁世凱跟革命黨人談判,爭得總統寶座,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於文於武都有兩下子的馮國璋,卻總是比不過段祺瑞。文的方面,考試不行的段祺瑞,卻去了德國“留學”,回來以後,統掌北洋系統的所有軍事學校,在北洋系內結下了最廣的人脈,說起來,所有畢業於北洋學校的軍官,都是他的學生。武的方面,戰功雖然沒有,但仗打完了,馮國璋卻沒有參加北洋將領逼清帝退位的共和鼓噪,先前的戰功,由於後來共和的緣故,在革命黨人,是留下了罵名,北洋這邊也不好再提,結果名聲反而遠不如打電報仗,帶頭鼓噪的段祺瑞(後來拍馬屁的人稱段祺瑞三造共和,其中第一造,就是這次)。   革命後,袁門男將們都很忙,段祺瑞和王士珍拿到了最優厚的戰利品,一個陸軍總長,一個總參謀長。但此時馮國璋最操心的事,卻是如何安置麾下的原禁軍,放在哪兒都不放心,又不肯讓人解散,最後帶著這支基本上由八旗子弟組成的軍隊,來到了南京(從此,這支打仗不行,要餉還行的軍隊成了他的心病,走到哪兒都得帶著),說是為袁世凱坐鎮東南,但實際上是遠離了權力中心。從此往後,連袁世凱都不跟他說實話。   袁世凱死後,段祺瑞風頭很勁,在張勳復辟失敗,段祺瑞成為“再造共和”的英雄之際,勁得不能再勁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馮國璋和他的老朋友段祺瑞有了摩擦。躊躇滿志的段祺瑞一心要完成他主公都沒有完成的大業,要拿南方的非北洋系軍閥開刀,武力統一,而此時已經以副總統身份進京做代理總統的馮國璋,卻不想。   不想歸不想,但鬥不過段祺瑞的馮國璋,卻總也找不出合適的說詞來表達自己的不想,每次都被段祺瑞按著頭,在討伐南方的命令上蓋上總統的大印,窩囊得不行。四面望望,都是段祺瑞的兵,想不窩囊也不行。終於有一天,老先生實在受不了了,憋出一計,宣稱自己要親自南征,帶著自己的衛隊,就是那個前朝的禁軍,坐上火車,沿京浦線南下。實際上,他是玩了一回金蟬脫殼之計,借機回自己老窩南京去也。然而,這種伎倆怎麼能瞞得住一塊混起來、早把他摸透了的段祺瑞,沒等他走到江蘇境內,段祺瑞一個密令,安徽軍閥倪嗣衝就把車給截住了,馮國璋手裏雖然有兵,不過這些兵敢不敢用手裏的傢夥很難說,於是隻好可憐巴巴地遙望一下南京,乖乖地回北京來了。   在總統位置上,馮國璋自己決定的唯一一件事,是下令抽幹中南海的水,將裏面的魚捉了賣掉。人們傳說,馮國璋做這個事兒,是因為明清兩代皇帝每年往裏放養的放生魚,魚鰭上都掛著金牌,馮國璋是貪圖這些金子。不過,金子比重很大,魚鰭是否能掛得住,掛上了能否生存,令人懷疑,而且從生物學上講,不大可能有幾百年不死的魚,魚死之後就算有金子,也早埋在淤泥裏。所以,因為貪財而抽水捉魚,似乎不大可能,更可能的,此舉僅僅是一項正常的清淤工程,大事幹不了,小事總可以做做,一做,就做出了麻煩,在那個時代,輿論自由,政府中人,無論做什麼都有人會說點什麼,往壞了說。   不幸的是,此番抽水撈魚,不僅輿論議論紛紛,說三道四,而且坊間還有好事者弄出一道菜,叫總統魚,據說跟東坡肉一起上,一時間,京城飯店,食客們一邊大嚼總統魚,一邊對總統說三道四。更不幸的是,撈魚之後北京不知道怎麼就旱起來了,於是人們又嚷,這是由於總統抽水撈魚,得罪了龍王。嚷來嚷去,馮國璋坐不住了,畢竟天旱,老百姓要罵的。身邊人給他出主意,說是從前天旱,皇帝都派人到黑龍潭求雨,眼下也該如此,馮國璋從諫如流,於是派人求雨,若幹政府官員,加上白雲觀老道,如此這番倒騰一番,幾天後,雨還真來了,不知道這雨是馮國璋求的,還是本來就該下了。媒體接著笑罵,封建,迷信,老土。   不過,經過“親征”一事,在外人看來,總算是北洋之狗與北洋之虎之間的爭鬥,狗叫出了聲,敢於叫出聲的狗,虎自然不再能容。在接下來的總統選舉中,由段祺瑞組織安福俱樂部,操辦出了袁世凱的前文膽徐世昌,於是馮國璋隻好走路,回到河北河間的老家,算是歸隱山林,含飴弄孫去了。到了這個地步,徐世昌還要優待他一回:下令由前禁軍改編的陸軍15、16兩個師,歸前總統馮國璋節制,回不到自己地盤的馮國璋,要軍隊幹嘛?而且這個老好人,也沒有仇敵,用不著那麼多人護衛,就算是要護衛,這些老爺兵駐紮北京,也夠不到河間的馮國璋---其實徐世昌或者說段祺瑞的用意只有一個,就是讓這些老爺兵繼續成為馮國璋的負 。效果立竿見影,馮國璋1918年退隱,次年就因為這些老爺兵的欠餉問題,在京津兩地奔走,染了風寒,一病不起,終年60歲,成為北洋三傑中,壽命最短的一個。   死了的馮國璋,輿論界依然沒有饒,有好事者贈輓聯一對:南海魚安在,北洋狗已無。   冤哉!   (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    相關新聞 南方報業傳媒集團新聞信息中心制作 未經南方報業傳媒集團新聞信息中心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經營許可證編號:粵B2-2005015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