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或許可以溝通觀念
  • 392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菲律賓人到全世界打工有八百萬人.........

中國時報 2007.04.24  海外打工 800萬民族英雄撐經濟 江睿智/馬尼拉報導 無數菲律賓勞工的苦難、與家庭的悲歌,譜出菲律賓經濟獨一無二的面貌。 菲律賓有一個獨步全球的現象:經濟發展不靠本地企業家資本的積累,卻是靠勞工在海外打工的匯回。沙烏地阿拉伯、杜拜的建築工人、利比亞的油田工人、台灣的看護、香港的傭人、歐洲及美國醫院裡的護士,都看得到菲律賓人民的身影。 年賺百億美金 總統讚揚菲勞 菲律賓人到全世界打工有八百萬人,占菲律賓人口的十分之一。菲律賓總統公開讚揚他們為民族英雄(national hero),他們每年匯回的美金,支撐了菲律賓國內消費,解決菲律賓貧窮,也帶動披索升值。馬尼拉國際機場為這群「民族英雄」開闢快速通關,每年耶誕節假期是菲勞返鄉的旺季,總統艾若育還會親自到機場迎接,並在總統府表揚優秀的菲勞。 菲律賓官方統計,去年菲勞匯回達到一二八億美元,這個數字是菲國去年吸引的外人直接投資廿三億美元的好幾倍,也高於菲國的入超四○億美元。這還只是透過銀行管道匯回,還未包括從地下經濟匯回的。否則,菲勞匯回美金將達到二五○億美元水準。台商黃世模觀察,披索強勢升值,股市及房市的上漲,特別最近平價住宅賣得最好,都與菲勞匯回有直接關係。 最大創匯來源 拆散無數家庭 菲勞對菲律賓經濟貢獻是非常巨大的,菲律賓經濟從來不是依靠出口創匯,出口產品也沒什麼競爭力,因此菲律賓商界有個笑話,菲律賓出口最多的是「人」!這是最大創匯來源。 這玩笑的背後,卻是無數家庭的悲歌。菲律賓經建會副部長Augusto B. Santos坦言,因為菲律賓經濟無法創造足夠的工作,「在馬尼拉沒有工作,只有在台北有工作,只好離開菲律賓。」 幾乎每個菲律賓人都有家人或親戚在海外工作,都得忍受與小孩長期分開。有兩個小孩、來自北呂宋的Vangie,曾在新加坡工作,她一直很遺憾的是不能陪伴小孩成長,有一年小孩六歲了,見到她很怕羞,不認得她,讓她很傷心,Vangie試著對小孩說,媽媽在外面工作賺錢,是為了給他們買玩具! 但在菲律賓,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到海外打工。只有中產階級才有機會選擇到海外打工,到海外打工必須先付一筆手續費,更多的菲律賓人根本付不起。三十四歲、有四個女兒的Andrew在外事單位擔任司機,他很想到海外打工賺錢,但付不起龐大手續費。他盤算著,若到台灣打工,手續費約二萬美元,到沙烏地阿拉伯的手續費較便宜,但工資較低,台灣工資較高,但他的存款只有六千披索,「一天基本工資才三百五十元披索,這裡物價愈來愈高,幾乎很難有存款。」 爭取出國工作 醫生寧當看護 自馬可仕時代,菲勞開始到海外打工,一年比一年多,對菲律賓社會造成最大的問題是,有太多菲律賓人為了爭一個到海外工作的機會而「降格以求」─醫生寧願在歐美醫院當護士,老師寧願到台灣香港當看護,已造成菲律賓社會技術勞動力短缺。 Augusto B. Santos指出,剛開始時,到海外打工多半是司機、工人、傭人、看護等等,「但現在醫生、護士及教師也離開菲律賓,而這也是菲律賓經濟發展所需要的勞動力,」他認為,確實應該設下一些規定,限制技術勞動力到海外打工的年限。 來自維薩亞群島的Grace Lyn,廿六歲時的她,放棄在家鄉教書的工作到台灣幫人帶小孩。Grace是家裡老大,必須賺錢讓弟妹上大學,但現在弟妹念完書,終於可以賺錢給自己,她下一個國家想去加拿大。菲勞似乎是一個國家走過一個國家,永無止境。 勞力輸出悲歌 政府當成政績 曾在海外打工的Antonio說,所有菲律賓家庭都希望他們的小孩到海外工作,因為這才有機會改變生活,留在菲律賓「No Hope!」他的妹妹學會計,在馬尼拉上班,一個月才賺一萬多披索,還不如在海外照顧老人。本來,Antonio在馬尼拉是在樂團工作,為了小孩,後來他放棄了工作的興趣到海外工作,「這種人生,對小孩好,但對我不好」回顧人生,「什麼都是空,我不能享受自己的人生!」 人民的悲歌卻被菲律賓政府當成「政績」。菲律賓政府否認他們鼓勵勞力輸出,聲稱菲律賓人可以自由選擇要在國內工作,或是海外工作;總統艾若育很自傲菲律賓有這麼多民族英雄,沾沾自喜於政府幫人民在海外找到這麼多工作。 亞洲週刊菲律賓特派員李天榮說,平均每天有三千名菲律賓人民到海外打工或是移民,菲律賓人民被迫到海外打工,讓人欺負、看不起,這是國家的悲哀,這個國家的政治菁英,只想自己的利益,犧牲人民,「騙人民也騙自己。」 而這種國內空虛、全靠人民出外打工賺取外匯的經濟結構,似乎永遠看不到希望。菲律賓人民,也只能繼續在此德性惡性循環的結構中輪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