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此一說
關於部落格
或許可以溝通觀念
  • 38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校園逐漸不再是良心所在,求真精神流失..........

中國時報 2007.04.24  台大為什麼沈默 石之瑜(作者為中山大學/台灣大學政治學教授) 等了好幾天,不見台大表達什麼看法,或有什麼反省,好像立委帶著軍警進入台大校園表演,對於台大不算大事。台大上下確實也沒有被踐踏的感覺,但這顯然並不是因為校園自主與學術獨立得到有效捍衛,師生內心頗感安定所致,而是因為看起來台大已然沒有可以被踐踏的靈魂,所以才對軍警進入校園麻木不仁。 自民初以降,校園與軍警的關係定義了大學校園做為校園的意義,因為政治批判主要的良心基礎,是來自於大學裡的知識份子。然而,當台大為了獲得教育部數以百億計的補助,轉型成為論文生產機器之後,師生只求能發表更多的論文即可。久而久之,發表至上,甚至支持發表的科學程序與科學精神也都益加鬆散。 注意,根據PlosMedicine二○○五年八月(第二卷第八期)提出的報告發現,佔多數的論文所發表的成果都是錯的,充其量是在鞏固強化既有的偏見。事實上,為力求表現,包括台大在內,近年東亞學術界居龍頭地位的領導者率先造假的案例已層出不窮。追逐名利似乎正導致知識份子思想渙散,骨氣蕩然,校園逐漸不再是良心所在,求真精神流失,更無所謂以科學反抗政治介入的學術氣節。 從學術主管機構到高等教育團體,之所以倚賴論文發表數作為管理依據,或許是因數字管理看似客觀,免除他們決策責任。只要能逃避責任,就不必為失去方向的學術社群找方向,也遮掩缺乏學術自信的窘迫。故凡是誰能緊跟美國為主的學術議程,誰就得獎。台大有一百個與學校共存亡的終身特聘教授,像模範生一樣堅守在論文數字後面,不為任何其他要緊責任分心,既然本無主體意識,有豈會有遭到入侵的危機感或抗拒的動機?難怪軍警完全踐踏不到他們的心靈。 往深處想,是不是因為政治介入已經無所不在,知識界無所遁形,但圖能迂迴地在撲天蓋地的政治無間道上另闢蹊徑?他們發明了數字管理術,表面迎合教育當局,偽裝成消遙派,不問世事。然而,他們其實並非苟且偷生,而是旨在保留元氣,於是臥薪嘗膽,忍辱負重。(記得孫臏是吃了大便才讓龐涓放過他的嗎?)他們或許直接意識不到軍警的踐踏,但這種意識的喪失反映的是自保本能,否則不足以逃避政治警覺;不過,潛意識卻可能滴血不止,痛苦難堪,蓄勢待發,重振士林。 試問,為了錢向教育部官員折腰,為了卸責而跟蹤美國學者,如此放棄主體意識的台大校長偕其百位護校戰神,真會有重振士林的潛意識嗎?他們的精神真的有深埋到軍警難以碰觸的暗處保藏嗎?會不會擔心這種用數字自戕良心、裝瘋賣傻、以待來日的策略弄巧成拙?答案要將來才見曉。現在唯一可確定的是,再多軍警進進出出,乒乒乓乓,台大人看不見,聽不到,除非是要沒收我們的論文期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