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或許可以溝通觀念
  • 3890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

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 (转自《炎黄春秋》2007年第2期) 作者 谢韬(中国人民大学前副校长)   二十世纪是人类理论的高峰。各种思潮、各种主义都有一批信徒和追随者,打着他们所信奉的旗号登上历史舞台。这是一场评选最优社会制度的“模特大赛”,供人类在较长时段内,听其言,观其行,通过理性的比较作出判断和选择。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法西斯主义灭亡了,帝国主义衰落了,世界上剩下三种社会制度展开了和平竞赛。第一种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制度,第二种是以苏联为代表的共产主义制度(辛子陵在本书中称之为暴力社会主义),第三种是以瑞典为代表的民主社会主义制度。竞赛的结果是民主社会主义胜利,既演变了资本主义,又演变了共产主义,民主社会主义正在改变世界。辛子陵在本书《结束语》中生动而深刻地讲述了这个历史发展过程: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关系,是继承和发展的关系,而不是推翻和消灭的关系。这个真理已经为西欧民主社会主义的闪亮崛起和前苏联暴力社会主义的黯然消失所充分证明。二十世纪末,社会民主党以在大多数欧洲国家竞选执政、使欧洲和平进入民主社会主义的历史性成就,告慰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天之灵。欧盟十五国中英国、法国、德国、瑞典、芬兰、奥地利、葡萄牙、荷兰、意大利、丹麦、希腊、比利时、卢森堡等十三个国家是社会民主党或工党执政。社会党国际以红玫瑰为徽记,世人惊呼欧洲红潮涌动。二○○三年四月十六日,欧洲各国首脑云集希腊雅典。在卫城遗址见证下,欧盟成员国以及十个新成员国的国家首脑共同签署了一项入盟条约。从此,捷克、爱沙尼亚、塞浦路斯、拉脱维亚、立陶宛、匈牙利、马耳他、波兰、斯洛文尼亚和斯洛伐克等东欧国家加入了欧盟大家庭,宣告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东西欧分裂局面的终结。一个经济繁荣、政治稳定和社会和谐的新欧洲的出现,给纷扰的世界平添了几分亮色。全世界那些企图保留他们国家的社会主义前途的改革者们,都把目光转移到民主社会主义运动上来。社会民主党人对人类文明的历史性贡献是: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化解了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不共戴天的仇恨,化解了社会主义制度与资本主义制度不共戴天的仇恨,使社会主义运动成为和平的、理性的进化过程。社会民主党人成功地创造了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框架内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的道路。过去我们局限于暴力革命的狭隘经验,指责人家是“修正主义”,现在看来应给修正主义恢复名誉。因为社会民主党人不是对资产阶级没有斗争,不是单方面让步,不仅“修正”了社会主义,而且“修正”了资本主义。   一九六五年,资本主义国家为了学习社会主义国家的长处,克服自身发展的困难,曾聚集美国费城召开过一次震撼全球的“世界资本主义大会”,并发表《资本家宣言》提出:“借鉴社会主义人民当家作主的经验,实现股份制的人民资本主义;借鉴社会主义福利制度的经验,实行从生到死包下来的福利资本主义;借鉴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经验,实行国家干预的计划资本主义。” (卞洪登:《资本运营方略》,改革出版社一九九七年版,第二二七页)我们习惯称之为发达资本主义的西方国家,都已成为新资本主义,不同程度地民主社会主义化了。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以后,英、德、法、瑞典、挪威和美国纷纷出现全国性的劳资协调,以阶级妥协取代原先誓不两立的劳资对立,若干人士开始提倡用公共建设来解决失业问题,也就是说以国家的积极介入来解决市场经济失灵的危机。领导美国走出一九二九年世界经济危机的罗斯福总统就大胆引进了民主社会主义政策。   以英国工党首相布莱尔和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为代表提出的“第三条道路”是修订版的民主社会主义。二○○○年六月三日,克林顿参加了在柏林召开的第三条道路 (第三次) 首脑会议,他在会上说:“我们要经济增长又要社会公正。我们不相信自由放任主义,但我们也不相信单靠政府能解决这些问题。”会议公报强调:“我们相信市场经济必须同社会责任相结合,从而创造长期的经济增长、稳定和全面就业,而国家必须在宏观经济政策方面维持稳定,支持健全的公共财务措施,坚决制止通货膨胀;国家也应促进金融市场稳定,提高透明度和提倡公平竞争。” (阮宗泽著:《第三条道路与新英国》,东方出版社二○○一年十二月第一版,第二九○~二九一页)最近点算结果,美国参众两院有六十一名议员(全是民主党)是“美国民主社会主义”的会员。美国民主党的经济理念,植根于马克思和凯恩斯的经济思想,主张政府引导市场经济,适度的国有化,实行全民医疗保险,政府办学校,减免穷人税收,提高福利,提高最低工资,更多地关怀弱势群体。共和党上台也不改变民主的社会政策。民主社会主义把美国“赤化”了。民主社会主义最伟大的成就,就是在老资本主义国家通过生产力的大发展和调节分配,基本上消灭了城乡差别、工农差别和体脑劳动的差别,铸就了民主社会主义的辉煌。这一成就使苏联模式的暴力社会主义黯然失色。这是促成苏联和东欧国家“和平演变”的根本原因。社会民主党人用团结资产阶级发展先进生产力的办法,实现了差别日益缩小的共同富裕。在民主社会主义国家已经没有农村和农民了。据二○○三年九月一位旅行者随机采访的资料,在法国小城波尔多市,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普通市民月收入约一千五百欧元(欧元与人民币的比价为一比九),在郊区和乡间工作的人(原来的农民)月收入为一千至一千二百欧元,白领阶层月薪为一千八百至二千欧元,医生、律师、教授更高些,有的月薪达八千欧元,大企业的股东、上层管理人员、葡萄庄园主的收入则远远高于这个水平。随着知识经济和科学技术的发展,产业结构不断升级,产业队伍的构成也在改变,主要表现在以体力劳动为主的蓝领阶层急剧缩小,以脑力劳动为主的白领阶层迅速扩大。二十一世纪初,德国蓝领工人只占工薪阶层的百分之六。被《共产党宣言》当作革命主力军与资产阶级对峙的工人阶级变成少数了,这少数人的生活水平也超过了罗马尼亚总统。工人阶级用不着起来革命,随着先进生产力的发展就这样“解放”了。三大差别的缩小,不是寄托在资本主义的彻底灭亡上,而是寄托在资本主义的高度发展上。   中国没有在苏东巨变中垮台,这要归功于邓小平在这之前实行了改革开放政策。当改革开放路线得到大多数人支持取得主流地位以后,从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始,邓小平和他的主要助手胡耀邦和赵紫阳顶住“复辟资本主义”的压力,解散人民公社,实行包产到户,废止近乎单一的公有制(一九七八年公有制比重占百分之九十九点一),实行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把资本家请回来了,把先进生产力清回来了。读者可以看到,这一系列新政策属于民主社会主义,但为了避免“修正主义”之嫌,我们称之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中共十四届三中全会,在赵紫阳主持下,又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废止计划经济,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二○○二年加入WTO,与世界经济接轨。胡锦涛主政伊始,二○○四年三月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保护私有制的重要条文载入宪法,这标志着中国走上了民主社会主义道路。   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领导的改革开放取得了举世公认的巨大成就,这是足以统一全党和全国人民思想的“硬道理”。温家宝总理在世界扶贫大会上宣布:“改革开放以来,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发展,从一九七九年到二○○三年,国民生产总值由三千六百二十四亿元,增加到十一万六千九百亿元,扣除价格因素,增长了八点四倍;同期,全国居民消费水平年均增长百分之七;按现行汇率计算,二○○三年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一千○九十美元,人民生活总体上达到小康水平。”二○○三年,创造了高于一九七八年三十三倍的劳动生产率(据国家统计局计算,一九七八年一年的劳动生产率,相当于二○○三年十一天的劳动生产率)。劳动生产率归根结底是新制度战胜旧制度、正确路线战胜错误路线、民主社会主义战胜暴力社会主义最重要、最主要的东西。 .............................................................................. 中國時報 2007.05.07  呼籲民主 未受懲處 《炎黃春秋》尺度越來越大膽 朱建陵/北京報導 由中共黨內民主派創辦的月刊《炎黃春秋》最近不斷發出民主的呼聲,不但載文要求中共開放媒體監督,甚至呼籲中共放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但此間消息指出,《炎黃春秋》至今未受懲處,其背後原因眾說紛紜,一種說法認為,該月刊近期的民主呼籲可能與中共在「十七大」推動政治改革的意圖相契合。 江澤民主政時期曾經關閉三家「左」派月刊,但屬性歸右、創辦於一九九三年的《炎黃春秋》月刊屹立不搖,其在言論尺度上甚至更為「與時俱進」,越見大膽。 倡言棄共產意識形態 循北歐民主 該刊在今年二月號中發表前人民大學副校長謝韜的文章,大膽倡言放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改循北歐的民主社會主義道路,三月號刊載「沒有民主就沒有共產黨」文章,四月號又刊載中共前中宣部長陸定一之子陸德的文章,稱陸定一主張公眾及媒體對共產黨進行監督。 其中,造成最大反響者是謝韜題為「民主社會主義模式與中國前途」一文。該文認為,馬克思、恩格斯晚年的思想已經走向了「民主社會主義」,否定了他們自己在「共產主義宣言」中提出的暴力革命及共產主義。此外,在與北歐民主社會主義成就的各項比較中,謝韜在文章中指出,只有民主憲政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執政黨貪汙腐敗問題,只有民主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 《路透》指出,這篇文章激勵了許多大陸自由派。因「冰點事件」遭到「冷凍」的《中國青年報》主編李大同認為,這篇文章碰觸到了中共一黨專政並不是馬克思主義賦予之權利的事實。大陸自由主義學者徐友漁也表示,這篇文章從根本開始檢討起中共統治的合法性問題。但另一方面,中共許多黨政部門官員對這篇文章則大加聲討,認為「這是對我們國家政治及意識形態領域的最危險攻擊」。 在刊載這篇引起議論的文章後,《炎黃春秋》在其三月號、四月號再接再勵地刊載呼籲民主的文章。此間兩個不同來源指出,目前為止,並沒有聽說《炎黃春秋》遭到懲處的消息,而查閱《炎黃春秋》網頁,僅刊載「民主社會主義模式與中國前途」一文的二月號被從網上刪除,其餘一切如舊。 配合「十七大」政治氣氛 中共寬待 對於中共官方如此「寬待」《炎黃春秋》的原因,此間一名分析家指出,這可能與中共黨內近期的某些動向暗合。據指出,自大陸青年學者俞可平公開發表「民主是個好東西」文章之後,大陸各界討論民主的聲音越來越多、越來越大。此外,北京市委機關報《北京日報》日前轉載《炎黃春秋》陸定一之子陸德的文章,也是一個風向標。而由這些發展推測,中共可能企圖在今秋的「十七大」推出比較大刀闊斧的政治改革。 但另有消息來源指出,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對近期《炎黃春秋》刊載的言論並沒有表示意見,而中共黨政官員對此則陷於兩難,容許這種討論繼續發展,勢將有損於中共的統治權威,但予以公開懲處,又將與中共努力塑造的「十七大」前開放氣氛相違背。 有消息指出,為避免破壞「十七大」前的政治氣氛,中共宣傳主管機關已經決定不公開譴責,但先前已在一些內部會議中表達反對立場。據指出,這是《炎黃春秋》二月號被從網頁上摘除的主要原因。 .................................................. 中國時報 2007.05.07  《天安門脈動》 轉型期「愚公」維權當先鋒 朱建陵 大陸正處於轉型期,不只是計畫經濟向市場經濟過渡的轉型,還有「黨治」向「法治」的轉型。關於前者,可以在黨中央的英明領導下乘風破浪,但關於後者,要黨自斷臂膀,就有些困難了,需要許多的「愚公」來衝闖。 程海是安徽律師,二○○三年轉到北京開業,在北京買房安家,但他的戶口就是遷不進北京,因此不論換領身分證、辦理出國護照,他都必須返回安徽。為此,他一狀告上了法庭。 程海是個律師,他掌握著充分法律理由控告北京市公安部門,但包括他自己及周遭法界同業在內,沒人相信能透過司法得到公道,因為共產黨的戶口管理政策還擺在那。 不論如何,程海認為,透過自己的努力,民眾將會知道,除了黨的政策,他們還有一部戶籍法,政府部門也會在不久的將來解決這些問題。他說,「這也是一種勝訴」。 程海爭的是包含中共憲法在內,各國憲法都有的規定:「遷徙自由」。在他之前,大陸作家章詒和把中共國家新聞出版署一狀告進法庭,爭的則是「言論出版自由」。 中共新聞主管部門對媒體、書籍、網絡的控制,眾所周知,但中共這些作為的「法源」可能都很有問題。章詒和的代理律師浦志強在訴狀中洋洋灑灑地寫說,新聞出版署副署長鄔書林以章詒和所著《伶人往事》存在「嚴重政治錯誤」為口實,批評出版該書的出版社,並表示要「做出取消出版書號等處理」,構成了對章詒和合法權益損害。 對於這些指控,慣於操控新聞輿論的中共老革命家一定看得目瞪口呆,不知今夕何夕,因為黨歷來都是這麼幹的,何來違法問題?對浦志強及章詒和來說,他們當然知道透過司法爭取言論出版自由的機會微乎其微,但他們就是要凸顯這種現狀的不合理。在此之前,大陸二○○四年還發生爭取宗教自由的「蔡卓華案」。大陸嚴格管制宗教信仰,規定所有聖經都只能經由指定的出版社印刷,蔡卓華因私印聖經分發給信徒而被控「非法經營罪」。 從這三個案件處理情況,可以看見中共面對諸多衝闖「愚公」們的左支右絀。對爭取宗教自由的蔡卓華案,中共以最輕五年刑期的「非法經營罪」起訴,但最終判三年。對爭取遷徙自由的程海,中共以戶口管理不歸公安部門主管的理由(暗示「黨」才是最終決策者),撤回程的起訴要求。對於章詒和的告訴,法院根本不敢收下訴狀,但浦志強說,這事不會就這麼了,他還會有下一步的動作。 這許多「愚公」的產生,或許都是受到二○○三年「孫志剛案」的鼓舞。孫是一個在廣州工作的湖北青年,因未帶身分證而被當地公安關押,最終遭凌虐致死。在大陸許多法律界人士的呼籲奔走下,因「孫志剛案」,中共廢除了對城市流浪人員的「收容遣送辦法」,停止了公安機關對城市外來人口的諸多壓榨作為。 為什麼「孫志剛案」當年可以成功,後續「愚公」們卻相繼敗北?曾經參與「孫志剛案」的北京律師滕彪認為,「孫案」有著特殊背景,一是胡、溫剛上台不久,二是當年鬧著「非典」,大陸民眾對政府公開信息的呼聲很高,中共因此很難在所有事情上都不對民間讓步。 就此而論,大陸需要更多的「愚公」,更多以法治來衝闖黨治的維權人士,以「幫助」中共轉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